《释放人性的光芒》

 公司新闻    |      2012-12-31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□ 傅永宽
   
        我熟悉画家史国良是从他的画开始的。未见其人,先开其画,就立刻让我耳目一新,如沐春风,如睹万象。那种欢喜、愉悦、亲切、大美、感动、震撼似乎燃烧了我,以致每每喜极而泣,不能自己。对他的每一张画,我无不顶礼膜拜,进而得到了心灵的净化、荡涤、提升、超迈,旋对画家史国良产生了敬仰之情。尔后又几次见到了他本人,又几番促膝交谈,由画到人到人生,乃至感悟种种,着实十分投缘。尔后又研读了他的书,窥见了他的磨难、煎熬、孤独和探求,也窥见了他的人生足迹,窥见了他的人,他的画,他的坚守、追求和心路。因此,我们每一次都能谈到心灵的敏感地带,碰撞出心灵的火花。难怪画家史国良感叹道:“知我者,永宽也。”
        画家史国良的画所表现的主题似曾相识,好像我们的生活里都能随处可见,但却高于生活,具有非凡的感染力和震撼力。我常常发问:这是为什么呢?是什么打动了我?
我想,这应该就是艺术,是艺术的大美。
        艺术是有生命力的,是艺术的生命让我感动。
        那么,画家史国良艺术的生命何在?那就应该是他所释放出的人性光芒,是他对生活、对人类、对世界、对宇宙的至情至诚。
        人性没有国界。画家史国良的画是全人类的人性之舟。
        画家史国良曾在他的《回望红尘》一书中真情道白地写道:“我的画风始终没变,基本上是写实的手法,反映的是我所感受到的现实生活;我追求艺术的完善与完美,要画生活,画出真善美,画出人性。”他还写道:“如果观众能从我的作品中感受到对生命的珍惜,看到美好的情面与善良纯洁的人性,那我就很满意了。”
        显而易见,画家史国良要得是人性,这是他的本质追求,也是他画作的追求,更是他执着的信仰。于是,他把任务 使用和责任,智慧和灵感,赋予了心灵,赋予了画作,赋予了人生,赋予了大千世界,也赋予了人类。
        他要怎样地呢?他要“给人信心,给人欢喜,给人希望,给人方便。”因为这四句话,最先令他感动,如醍醐灌顶。如果人性有内核,那么这就应该是内核。于是,通过心源的画笔“给人”,成了他努力的终端方向。他源源不断地“给人”以真善美,观者从而信心了,欢喜了,希望了,方便了。
       “给人”不是给我,不是予己。这得忘我,这得割舍,这得无妄,这得澄怀,这得排异,这得发现,这得创作。
        善哉!这是他本身的人性,就像人之初,性本善。
        忘我,就能给予人;割舍,就能成全人;无妄,就能惠及人;澄怀,就能容下人;排异,就能完美人;发现,就能启迪人;创造,就能塑造人和引领人。
        生活是那么美好,人性是那么美好,如果大家都能“给人”,这世界不就会更加美好吗?众生还用得着佛来普度吗?每个人不都是佛了呀!佛即吾心啊!
       画家史国良“给了”,给得洒脱,给得真诚,给得生动,给得超凡,给得无牵无挂。
       苦难是人性的典基,磨砺是人性的教堂,求学是人性的电石,探索是人性的光大,生活是人性的纽带,现实是人性的绽放,如果能多阐发些人性,那就要淬火,让和谐纯洁照亮生灵。
       画家史国良就这样走过来了,并且还在走,坚定不移地走。哪怕痛苦,哪怕雕琢,哪怕纠结,哪怕病魔,哪怕世俗的不解。他要自我淬火,让人性更纯粹,让真善美更真善美,然后与人性共舞同歌,炫彩人间。
       也许人们会有很多方式弘扬人性,以达“给人”。比如贫困时捐款,艰难时牵手,迷茫时引路,凶险时挺身而出,如此等等。但画家史国良用的是画笔,用的是笔墨,不过他的画笔和笔墨不是用肢体驱使,而是用情感用灵魂和人性驱使。
        画家史国良用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弘扬人性,就像他坚守人性的弘扬一样,他坚守现实主义,而且数十年不动摇,因为他以为这是艺术的根基和根本,是艺术的归宗和正统。
        我们所看到的不只是画家史国良现实主义大红大绿的一幅画,栩栩如生的某种生活场景,神态迥异的某种人物,人与生灵的某种协调的温暖,而是人性的透视,人性的褒奖,人性的提升,人性的诉求,人性的陶冶,人性的精神寄托。
        如果没有人性,人不就没有人味了吗?没有人性的东西着实是东西。画家史国良在着力弘扬人性,拯救人性,拯救人类的大爱。“就是要摒弃纷争,摆脱烦恼,人与自然,人与社会,人之人之间回归平静与和谐。”
        人性的载体是人的生命,但不是所有人的生命载体都有人性,因为习相远。真善美的反面是假恶丑,两者相对立而存在。画家史国良没有鞭挞假恶丑,也没有揭露和斥责。但这不是认同,而是剔除。他让真善美矗立在假恶丑面前,让人们辨别人性,辨别方向,追随人性,如果让真善美都充满心灵,充满人间,假恶丑还会有容身之地吗?这是不是画家史国良潜意识里的渴望呢?
        我没有具体谈到画家史国良的某一张画,我只是试图抽象出某种东西,探究他画作的共同内涵,从个性中发现共性。也就是画作所承载的人性和人文精神。人品即画品,画品即人品。而人品决定画品,这也许就是他的根本所在。
        释放人性的光芒,画家史国良很是执着。他自己说:“总之,我希望接续和继承以往画家的事业,但又要走出一条不同于以往的画家之路。”“我还要坚持深入生活,融入到社会中去,以感受生活给我的生命和活力。”当然,这还是人性的再进,艺术真谛的再追索。也很契合贴近生活,贴近实际,贴近群众“三贴近”和以人为本的中央精神,我以为这并非政治化,而是一种艺术的支点、高度和境界。
        我为他热烈地鼓掌!为他和他画艺之道的慈悲、包容、人与人之间真诚的爱,以及人间间的真善美。